海西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进击吧哥哥 卷3章20 钟鸣!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6:41 编辑:笔名

进击吧哥哥 卷3章20 钟鸣!

伴随着玄元青钟的长鸣,兵阁新的一天,又到了。

这是一件干净但布置极简的卧室,床上一名少女在钟声响起之前十分钟,准时睁开眼睛。她花了五秒钟完全从睡梦中醒来,然后从床上坐起。接下来十分钟的时间,少女有条不紊又极为迅速地做完了穿衣、洗漱、喝水、早餐这一系列事情,然后在青钟响起的刹那,准时走出房间。

这是个很“”的女孩,她的步伐平稳,每一步都是相同的距离。

微眯着眼,看了看东方的红色的旭日,少女眼里浮现出一丝很少出现在她眼里的严肃郑重,因为今天是她代表兵阁,率领众统领,会晤各方来人的日子。

这少女便是兵阁众统领和兵王口中的“小师妹”。

外人很难想象,兵阁人,居然是这么一个其貌不扬、娇小得甚至有点瘦弱、脸上有些淡淡雀斑的不起眼的少女。

她的名字是自己取的,叫“时与砂”。

时与砂一边走,一边通过耳麦联络仪,问:“事情搞定了吗?”

对面传回来一个“完成”的讯号。

时与砂放下心来,心知这位黑甲师兄向来少言而靠谱,于是放下心来,又说:“事情办完了,师兄如果要来与会,十分欢迎。”

对面却没答复了。

时与砂也不在意,兵阁众统领之中,不同人的性子相差极大,黑甲的特点就是不喜欢热闹,他不来参加今天的会晤,本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关闭了联络仪,时与砂走过一条长廊,然后推门而入,一间古色古香的宴客厅中——除了黑甲之外的七统领、佛寺两位护法、道门居士、武宗铁血武者、东瀛剑术师范、北美的两位称号猎人、联合家族的蓝、散人社团的龙琪儿——悉数到场,见到时与砂到来,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投了过来。

那宽袍长袖的道门居士,笑道:“素问兵阁人守时,果然如此,一秒不差,约的几点会晤,便是几点进门。”这人号称北凉居士,虽到中年,仍是面如冠玉,一副驻颜有术、少年人的风貌。

佛寺护法中,一人慈眉善目,两条长长的白色眉毛,解释说:“我们大伙儿都对传说中的‘小师妹’很好奇,所以相约提前来此,闻名不如见面。老衲玄镜,这位是我师弟,玄青。”佛寺护法无论年龄,统为玄字辈,只是玄镜老和尚十分和蔼,他师弟玄青却是个宛若怒目金刚的人物。

换做任何人,被如今职业圈的各方中坚人物如此对待,恐怕都要受宠若惊。

时与砂却只行礼说道:“前辈过奖了。”然后便走入厅里。北凉居士和玄镜护法对望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讶色。只听时与砂问:“蓝统领,谦谦殿下呢?”蓝说:“谦谦还在接受血池传承,不能与会,十分抱歉。”时与砂点头说:“传承时间越久,代表天赋越好,这是好事。”又看向龙琪儿。龙琪儿不等她问,已笑着说道:“小六也在突破的关键时刻,抱歉不能到来。”时与砂说:“龙小六先生一旦突破,便是四级古武者,堪比山门中坚人物了,可喜可贺。”

说到这,人已坐定,说道:“那么,我们这就正式开始吧。”

兵阁众统领对她的做派都是习以为常了的。

可其他诸方众人,都是次见这位传说中的小师妹,没想到这娇小瘦弱的少女,居然这么能耐,非但丝毫不怯场,反而往那一坐,自有一股威仪!

北美两位称号猎人中的那位男性,是个带着眼镜好像博士生,一点不健美的年轻男士,叫麦克斯。

麦克斯这时说道:“我来时听说兵阁小师妹虽然年纪小,却是实打实的统领级?”

时与砂小小的脸上露出一丝淡笑,说:“这位前辈要来考校我功夫啦?”

麦克斯也不否认,说:“佛寺护法和道门居士都以防御见长,本来由东瀛这位剑术师范出手,为合适,但他修的似乎是以守待攻的‘心剑术’,这就没办法了,至于武宗的这位,一动手估计就是大动静,不大合适,所以没办法喽,只好由我出手,和小妹妹你切磋几招?”

时与砂知道对方说的是“切磋几招”,实际上,则是要考验考验,兵阁此次遍邀全球职业圈,这么大的底气,是否有真才实学。

如果时与砂表现稍差,那接下来的会晤,甚至包括统兵大会的整个过程中,在场众人便有可能反客为主,兵阁身为东道主反而会落入下风。

果然,只见众统领都露出凝重的神情来。

时与砂还是简练的风格,起身说道:“能和‘追风的麦克斯’过招,是我的荣幸。请动手吧。”追风正是麦克斯的称号,他被称为追风猎人,速度即便在本以速度见长的猎魔人群体中,也是的。

麦克斯咧嘴一笑,说:“比试切磋,就不劳烦时与砂小姐动用兵阵了,我们一级对一级,如何?”

话音落下的瞬间,人已消失在原地,这种无声无息间爆发出极高速度的鬼魅身法,正是猎魔人和夜行血族才有的。麦克斯一闪身就到了时与砂的背后,手指点向少女后脑。时与砂也不回头,反掌一竖,贴于背心,一股磅礴的力量立刻生出,麦克斯的速度虽快,点杀伤虽强,却不能硬生生撞上这墙一般的力量,这正是士兵对付山门职业的不二法门。麦克斯叫了声:“漂亮!”身形方位再变。他一连变了二十八个不同的进攻方位,速度的确是快得如风似电,而时与砂站在原地,或掌,或拳,或指,或剑,或斧,或言语,始终不让麦克斯真的近身,二十八次交手,麦克斯的速度固然惊艳,时与砂的变招更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麦克斯忽然哈哈一笑,退了开去,说道:“厉害,厉害!听说兵阁历史上,曾有极少数人身兼七十二统兵运用法诀,时与砂小姐也是其中之一吗?”

时与砂说:“我还差得远,前辈还要继续考校我吗?”

麦克斯摇摇头:“我奈何不了你,这就请你开始主持会议吧。”他作为代表出手试探,既然已经试出时与砂的确有真才实学,其他人自然不会再上了。

时与砂一张小脸,仍是无悲无喜,一点看不出和北美职业圈大名鼎鼎的追风猎人交换二十八招而不落下风、甚至游刃有余的喜悦得意,只淡淡道:“感谢诸位赏脸来我兵阁,参与一个月后正式举行的统兵大会。不瞒诸位,这次统兵大会,非同一般,那三大优胜奖励,分别是我兵阁的继承权、统兵诀第三册、以及一块骨——”

她没能说完,而是忽然停了下来。

统领们都感到奇怪,他们熟悉小师妹的作风,这种话到一半突然停下来的事情,在她身上可是极为少见的啊。

只有李尔,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似的,露出惊愕的表情来。

与此同时,其他各方诸人,也先后流露出愕然、吃惊、难以置信的神情。

只听厅堂之外,钟声长鸣,却不是玄元青钟特有的悠远宁心的钟声,而是一种更厚重、更沉闷、甚至有点像是鼓声的闻所未闻的奇异钟鸣!

不止众人所在的这间大厅里,整个兵阁,乃至整个镜月湖,以及湖畔的渔樵村临水苑,都听到了这声钟鸣!只一声,却是长鸣不休,经久不散!

佛寺的玄镜护法年纪,他曾听过一次这样的钟声,那是五十年前了,兵阁的一位统领去世,葬礼上便是这种钟声。

不由心道:“兵阁又有重要人物去世了?该不会是鲁明统领吧?若非如此,便是预警,难不成夜行者打来了?不可能吧,那些家伙虽然残忍疯狂,却一点不傻,反而非常狡猾,怎么会在我们日行者联盟强者聚会的时候来找茬?”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长长的白色眉毛一动:“前两天,听说那李小森连续两次敲打玄铁金钟不成,难道……难不成……”他下意识地就要动用佛寺的天眼神通,但想着在兵阁的地盘上,如此肆无忌惮,未免无礼。

大厅里静悄悄的,众人的神色各异,但显然都想到了某种可能,却又不敢相信。

时与砂深深吸了口气,说了句:“失礼了。”然后一言不发地推门而出。

按照规矩,既然玄铁金钟被敲响,兵阁之主便要出面,如今鲁明统领闭关,所有事务全权交给时与砂,她便是此刻的兵阁代理阁主,听到钟声,便不得不出去。

众统领紧跟着走了出去。其余诸方众人不约而同,也都起身,跟了出去。

众人心里还抱了一丝想法:或许真的是夜行者丧心病狂,跑来撒野?毕竟要说那数百年都无人敲响的玄铁金钟被人敲响了,可未免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但很快,众人立身兵阁上空,终于亲眼看清楚了——

玄铁金钟旁边,站着一个脸色惨白的少年,那暗金色的钟身之上,染着血迹,触目惊心,显然是那少年撞击金钟,虽然成功撞响,自己也被震伤吐血。

众人来时,那少年深深吸一口气,强撑身子,却没力气走上空中了,只仰头看过来,目光径直落在了站在前方的时与砂身上。

那少年此时脸色白得吓人,一双眸子却是精光闪亮,曾经的惫懒都像是变成了过眼云烟,此刻他眼里只有坚定和冷静。

不是李小森是谁?

除了时与砂之外,其他人想的都是:这小子居然真的敲响了玄铁金钟!

时与砂想的却是:黑甲统领明明已经给我发讯说事情搞定了,怎么会出这样的纰漏?这李小森从水牢中逃出来了?不可能的,一旦被关入水牢,就连我也逃脱不出,那地方隔绝与俑阵感应,更何况李小森还没接受传承,哪来的兵阵?他……他压根没被抓住?黑甲的讯息,是错的?

中国人民第三医院怎么样
莱西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江苏哪家医院
治疗癫痫病阳哪家医院好
徐州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