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刀判刑!”同样的话,再次响起:“宣刑:【血龙寨】大寨主【一剑勾魂"/>
海西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刀剑神皇 0273、 围攻与逆杀

发布时间:2020-01-09 20:23:36 编辑:笔名

刀剑神皇 0273、 围攻与逆杀

divlign="ener">

“炎刀判刑!”同样的话,再次响起:“宣刑:【血龙寨】大寨主【一剑勾魂】冯血衣,杀人无数,生吞活人,以人血练功,无恶不作,恶贯满盈……赐尔死刑,一刀启程!”

这声音,仿佛是死神的宣判一般不含人类的感情。

这个时候,已经再也没有人敢将【炎刀判刑】当做是一个笑话,眼前这个神秘的青铜鬼脸面具人有着判刑的能力,龙纹血刀和炙热火焰玄气,恐怖无比,两刀就结束了两个在雪龙山方圆五百里之内名声显赫的高手的性命,称得上是【一刀启程】这四个字!

一缕刀光,送尔启程,踏上黄泉路!

“杀我?”冯血衣毕竟是杀人无算的亡命之徒,很快就冷静下来,他脸上浮现出了负伤野兽一般的狞笑,“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他朝着四面坐席区域中的人一扫,厉声喝道:“大家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等到这个凶人,杀光了我【血龙寨】的人,再去一一送你们启程?”

话音未落,人群之中顿时响起一片喧哗之声。

一些和【血龙寨】有着暗中利益关系的势力,也开始鼓噪起来,他们不能看着【血龙寨】被灭,这样的话,他们的损失将是难以估量的,有人已经站起来,朝着青铜面具人围了过来,神色不善,刀枪出鞘,想要以多为胜。

“哈哈,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杀多少人?”

冯血衣得意地狞笑。

青铜鬼脸面具人如火焰一般的眸光,在围过来的武士身上掠过,冷漠不带丝毫感情地道:“你们,要自甘堕落,助纣为虐,帮助一个恶贯满盈的匪盗?”

面对质问,有人低头,有人狞笑。

“【血龙寨】是我们的朋友,我当然不能让你杀害他们!”

“呸,你这个杀人狂徒,血龙寨的人虽是匪盗,却罪不至死,你乱杀无辜,罪该万死!”

“带着面具,见不得人,谁知道面具背后,是不是一张妖魔面孔?”

“你杀了这么多人,我们杀你,乃是为民除害!”

一声声指鹿为马的叫嚣,从这些平日里自命侠义的武者们口中说出来,一张张伪善的面孔变得狰狞了起来,图穷匕见的时刻,利益的驱动使得一切见不得光的东西,在瞬间变得赤裸裸。

炎刀判刑!

这无疑是一个可怕的开始,在场许多人,既然选择来到今天的升龙峰,就已经说明和【血龙寨】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着见不得人的秘密,谁能保证,在三大寨主死后,这个青铜鬼脸面具人会不会对着自己宣刑?

所以,今天,就必须将一切都扼杀在萌芽之中!

此人,留不得!

“指鹿为马,恬不知耻!好,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既然如此,那今天就送你们统统上路,杀了你们这群害群之马,也许从此之后,雪龙山也会变得洁净祥和起来!”青铜鬼脸面具人被围在中间,声音依旧无比冷静,眸光凛冽,如同看着一群土鸡瓦狗。

随着他的声音,手中的炎刀之上,火焰再度变得炙热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刻,一直沉默的清江镇李英,终于霍然起身,灰白的双眉掀起,露出了那双洞彻世事而显得过于冷静的眸子,点点头,道:“动手!”

哗啦啦!

原本静如山岳的清江镇武士们,瞬间如同出匣猛虎,刀枪出鞘,从后方闪电般地冲向那些围着青铜鬼脸面具人的武者们,展开了血腥的袭击,瞬间血光弥漫,原本无比平静的升龙峰上,响起了一连串惨叫之声。

血水,顺着积雪消融下去。

“李英你这个老匹夫,你干什么?”冯血衣愤怒的爆吼。

“哈哈哈,自然是铲除雪龙山匪盗了,我清江镇怎会与你们同流合污!”李英哈哈大笑,双手握住一柄造型狰狞的巨斧,一个飞旋,就将眼前几个黑骑士拦腰斩为两截。

“该死的老匹夫……给我杀!”

冯血衣又急又气。

他本来对于清江镇的人就有戒心,今天这场血祭大会,除了杀尽【谷地村】的男人,杀鸡给猴看之外,【一剑勾魂】的心中,未尝没有趁机削弱清江镇力量的想法,事先也做了不少准备,但是却没有想到莫名其妙地冒出了的一个青铜鬼脸面具人破坏了一切计划,让清江镇兵不血刃就占据了上风。

一时之间,场中乱作了一团。

厮杀声响成一片,鲜血飞溅,断肢横飞,上演了一场原始的杀戮。

“杀!”李云奇手中一柄精钢长剑,出入人群。

这少年剑法精妙,身姿翩翩,仿佛是穿花蝴蝶一般游走在人群中,这就是宗门弟子的好处,虽然玄功修为并不算是如何超群,但是却掌握着极为精妙的战技,完全可以压制同境界的对手。

清江镇显然是有备而来,都是极为精锐的武士,而且还有一些粗浅的合击之术,在对抗之中,逐渐占据了上风。

更何况,来这里的数百人,也不全都是站在了【血龙寨】的一方,随着局势的变化,一些人始终很聪明的选择了中立,没有必胜的把握,他们不会孤注一掷。

“非【血龙寨】盗匪,退出者不杀!”李英高声大吼。

“退出者不杀!”清江镇的武者们同样大喝。

局势,逐渐朝着不利于【血龙寨】的场面发展,冯血衣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这次来到升龙峰的黑骑士大约两百多人,寨中还有一大半在守家,原本在他们的计划之中,这样的力量已经足够对付一切,但是……

“都是那个该死的青铜鬼脸面具人,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冯血衣又急又气

,看着身边的心腹越来越少,却不敢轻举妄动。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被对方的气机锁定,一旦贸然出手,就会遭受到雷霆一击,对于两个实力相似的对手来说,一旦陷入被动局面,那就意味着一败涂地――

亲们,红票都到碗里来吧。

是由】.

贵阳脑癫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郑州银屑病医院看病贵吗
北京治疗盆腔炎方法
柳州妇科医院有哪些
贵阳治疗阳痿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