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西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总裁的呆萌冤家 第464章 爱和给予

发布时间:2020-01-17 19:06:13 编辑:笔名

总裁的呆萌冤家 第464章 爱和给予

师益想了一想才回答张飒说:“我接到hk大酒店工作人员的,他们叫我过来,说我朋友在这里,伤势严重,并且他们联系不上她其他的亲人。:///”

师益就是想狡辩,就是想告诉张飒,他过来这里是出于道义,他只是把她当普通朋友,同情她。

张飒自然看得透,明白此时他心中所想。

“那刚才你为什么en我?en我的手,你还要不要脸?你以为我真的睡着了吗?”张飒又凶巴巴的问,仍旧用凌厉的眼神瞪着他的背影,气喘吁吁。

师益的脸色又刷的黑下一层,因为这一点,他自知理亏,那会儿,他确实是以为张飒昏迷着。

他又想了好一会,终于又找到一个借口说,“我只是en你的手,而男士亲en女士的手,仅仅表示社交上的礼貌,没有其他意思。”

张飒听完,眉心又紧紧一压,眉梢也不自觉的挑高了,“哦?社交上的礼貌?”

“是。”师益又无畏而无谓的应声。

张飒依然按捺自己的火气、控制自己的情绪。同时,由于后脑勺产生的剧烈疼痛,她的脸色一阵发乌,煞是难看。但是,她浑然不觉,因为头痛不及心痛。

“好、好、好,礼貌……”张飒不停的点头,不停的念叨,忽然,慢慢下huang。

师益皱着浓眉,身躯始终一动不动,他听见了张飒下huang的声音,在猜测着她想干嘛。

他不打算走了,不是因为张飒的恐吓,而是因为他担心张飒,变得不放心她了。

张飒下huang后,抿了抿hun,迈到师益面前。

四目再次相对,师益的眼眸浑浊、冷冽、平静。而张飒的眼眸。布满血丝,带着狰狞的深刻的恨意。

就这样,张飒站在师益面前,两人相互凝视了好久。站着站着。张飒单薄的身子微微摇曳,如一朵孑立暴风雨中的花朵。

忽然间,师益又于心不忍,伸手轻轻扶住她的身子,“飒飒……”

他想劝她躺回去休息。时间已经很晚了,临近凌晨了。

不料,张飒不耐烦的抬起手来,忿然一巴掌甩到师益的脸上。

“啪”的一声巨响。

师益的左脸,立马绽现出五根鲜红的手指印。

张飒这一回打他,几乎使出了自己所剩的全部力气。

师益表情顿敛,只觉脸上火辣火辣的痛,眼眸也危险的眯了起来,阴鸷睥睨着张飒,暗波翻涌。

他的心情十分不悦。

张飒仍旧厉视师益。对她来说,刚才的那一巴掌根本就不够解恨,她说:“打你耳光也是社交上的礼貌,是对你的客气。若是不客气,我直接yan了你!哼,谁稀罕你?你以为你是谁?你帅得掉渣吗?竟自恋得误会我因为你自杀?笑话,天大的笑话,你是刘德华?你是金城武?你是梁朝伟?你都不会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距离他们有多远……”

张飒反正骂他、鄙夷他、鄙低他,只为向他证明一点。她不会因为他而想不开。

师益也任由她骂,并且无论她骂得有多脏秽、有多难听,他都不还口,只是忿忿不平的俯视她。朝她吹胡子瞪眼睛。

骂着骂着,张飒的脑袋又是一阵巨疼,甚至疼得失去知觉、变得麻木了。眼前一片漆黑,身子更加明显的晃了晃。

她不得已的停下来,不骂了,转过身躯。一面踉跄着往huang边走,一面又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师益发现了她的窘迫和痛苦。

张飒还没有走到huang边,便已经支撑不下去,剧烈的头疼致使她柳条般的纤体,缓缓往地上倒去。

这一瞬间,师益又大惊失色,瞠大眼眸失声叫嚷起来,“飒飒!”

张飒的身子,如被hun风吹拂,翩然无力,他又赶紧迈步上去,抱住张飒的身子,不让她倒下。

他抱住她后,打横抱起她,焦急的放到huang上,按铃找值班医师……

这一夜,师益终没走,张飒在睡,他便守了她一夜。

张飒头部的伤势是没有大碍的,之所以再次昏倒,是因为她的情绪太过激动。还有她感冒了,没吃晚餐,体力不支。

一大早,师益给她交了医疗费,其中包括好几天的住院费,然后又为她点了既营养又清淡的早餐。

师益吩咐工作人员,张飒一醒来,立马把早餐端进她的病房。而他自己,趁张飒没醒,离开了rysal医院,回harnius医院去了。

因为昨天晚上他跟方墨玮约好了,今天上午十点钟住院楼下花园见……

九点多钟的时候,张飒才睡醒。在她睡觉的这段时间里,相继吊完了两三瓶水。

现在再醒过来,她直觉全身乏力,骨头好像都散架了,搭也搭不起。精神蔫蔫的,随意一阵风就能够把她吹到。

不过她的神志完全恢复了,眼睛看事物也看得清清楚楚。

她醒来,首先发现的便是师益不在,病房里依然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就她一个人。

“昨天晚上,他果然走了,他果然不在乎……”张飒更觉无力,因为失落都支不起身了。

在她需要他的时候,师益没有陪她,师益不在乎她,哪怕她说了这辈子不会再原谅他,他还是离开了。

张飒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又哭了,豆大的眼珠,滴落在被子上。但是,她不让自己哭出声,闷着呜咽,死死的咬着hun。

她决定回去,回中国去了,立刻马上。不等方茁淇满月了,不等跟程小蕊玩了。

反正她要躲开师益,躲得远远的,永远都不要再看见他,看见了碍眼……

昨天晚上,方墨玮也斟酌思考了好久。以后师益没法保护他了。那么,他给师益转业吧。正好这几个月他们都身在悉尼,并且在悉尼这边又创建了一家新公司,即gigi珠宝公司。而中国市的芯梦国际传媒公司。一直没有适合的亲信常驻管理。

方墨玮还想,悉尼这边的gigi珠宝公司刚刚起步,许多环节尚未筹备到位,近三个月他还有的忙。再看程小蕊的现状,目前这三个月。她也不会回中国市去。

照这样下去,唯恐因小失大,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因此方墨玮断然决意,将师益派回中国市,将芯梦国际传媒公司全quan交由他管理。

当师益回到harnius医院,来到两幢住院楼之间的花园里时,方墨玮已经在那儿等着他。

开始师益还浅浅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方墨玮会到的比他早。

方墨玮身姿威风凛然,站在一棵苍劲而葱郁的古树下。背着双手,手上拿着一张银行卡。微低着头,目视脚边粗糙的树根。

“大少爷……”师益停在他的身后,轻声喊道他。

方墨玮没有回头,声音平静问:“昨晚张飒在哪儿?你在哪儿?”

师益深知,方墨玮是故意这么问的,便也不隐瞒,“在rysal医院。”

“那你改变主意了?或者,依然执意跟她分手?”方墨玮也认为,张飒是因为师益而想不开。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师益面露惭色,又沉默了片刻。

“我是为她好,我不想耽误她、不想连累她。”师益说。

他也知道,目前他的身体状况。除开illia医师,清楚的人便是方墨玮。

方墨玮再次问他,“那你爱她吗?”

师益想都没想,连续点头两下,答:“爱,当然爱。”

方墨玮又抹hun一笑。潸然感叹,摇了摇头说:“我不觉得你爱她。如果你爱她,就会给她她想要的,而不是给她她不想要的。”

“哦?大少爷……”方墨玮短短的几句话,便令他有了一些触动,发出一句诧异的声音。

方墨玮围绕着大树随xing走了半圈,又对他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古时候,有一个男人,爱他的妻子入骨。为了让他的妻子以他为骄傲、受天下尊崇,他不惜举兵反戈。毕竟,万人景仰、母仪天下,世间没有多少女人能够享有,是无上的荣耀。”

“可是妻子想要的,只是和男人长相厮守,过普通的日子,根本就不想要什么万人景仰、母仪天下。”

“然而,过普通的日子,在男人看来,他会对不起自己心爱的妻子。无奈终,他们以悲剧收场。当男人举兵之时,他的妻子割下了自己的头颅,以阻止他。”

方墨玮讲完后又偏了偏头,瞅着师益脸色和表情的变化。

他瞅见了,师益敛目凝眉,仿佛在心中思忖着什么,似乎已经通透了。

见此,方墨玮又附加一番、补充xing说:“张飒她爱你,谁都看得出来。她看重的不是金钱,不是物质,更不是权势,纯粹是你这个人。若她介意你的任何,当初就不会从中国跑来照顾你。你比她的一切都重要,所以师益,你该重新考虑。”

长了二十六年,方墨玮从未对任何一个下属,一次xing说过这么多的话。从前师益也不曾见过,今天见了,他无比的受宠若惊。

前晚到现在,他还一直在想,以后不能再保护方墨玮、不能再追随方墨玮左右,那他干嘛去?方墨玮会怎么安排他?

“大少爷,你的意思,我懂了,完全懂了,谢谢。”师益真挚的向方墨玮道谢。

事实上,他确实大彻大悟了。如果他都不敢尝试给张飒幸福,那么,张飒骂他的话,全是正确的,他是一个懦夫、是一个孬种。

方墨玮望着师益,望见他豁然明亮的眼眸,一向冷峻的面容上再现一丝阳光的微笑。

方墨玮又跨近师益一步,将那张市银行贵宾卡递给他,告诉他说:“你不能动武动粗了,可是,你肩负的使命却越来越重了。拿着它,回市去。”

这个时刻,师益心口一怔,又懵了一懵。

“大少爷,你这……”这下子,方墨玮的意思他不懂了,眼神布满疑惑。但是,还是伸手接过自己的卡。

方墨玮跟他解释,“这里面,我额外打进了九个亿,为芯梦国际传媒公司的周转资金。从今天开始,你是芯梦国际传媒公司的副总裁,二把手,主管公司内外一切事务。”

“什么?”师益一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大少爷!这不妥……这不妥……”师益否决。

方墨玮又面朝古树,容颜变得严肃而冷漠,说:“没什么不妥,以后我工作的重心,在gigi珠宝!”

师益拧了拧眉,又凝思了一会,粗重呼吸,点头说:“那好,大少爷,我会管好芯梦国际传媒公司,不辜负你的重任和厚望。”

方墨玮不再说什么,顿觉一身轻松、一身舒坦……

跟方墨玮谈完,不过十一点钟,师益也是一身轻松、一身舒坦,并且心情豁达。

他匆匆回到自己所住的病房,找到自己的,xing急的给张飒打。

结果,张飒挂了他的。

他更加xing急的往rysal医院赶,他笃定立誓,无论如何,要挽回张飒的心,要拯救这一场闹剧。

然而,当他赶到rysal医院时,张飒已经不在了,办手续出院了。

一时间,师益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师益不停的打张飒,使劲的打张飒。打着打着,张飒直接关了机。

师益又给她发短信,发了无数无数条。张飒都没有回。

师益又去了hk大酒店,可是,工作人员又告诉师益,张飒在一个小时前退房了。

师益顿觉,自己的世界,全乱了。

“飒飒去哪儿了?她怎么这么快?她去哪儿了?”师益想着,想着她有可能去的地方……

ps:推荐好友作品:《暴走军娘》

简介:荼蘼魂穿了。她的二重人格在妹妹身体里活了下来。秉着能动手绝不动口的原则,一代暴走军娘就此诞生了……(未完待续。)

怀化市妇幼保健院
福建省福州儿童医院
成都癫痫病正规的医院
河源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唐山治疗阴道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