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西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心脏手术独门药复产后是否涨价引关注

发布时间:2019-12-05 18:45:31 编辑:笔名

心脏手术独门药复产后是否涨价引关注

心脏手术独门药复产后是否涨价引关注:12天天

本报李钢郭静

在国家食药监管局表示已经紧急协调相关企业尽快生产“鱼精蛋白”之后,9月13日,本报分别联系全国拥有鱼精蛋白注射液批文的三家药企,其中两家已经加快了生产步伐。“鱼精蛋白”断货危机或可在不久之后得以缓解。但同时有业内人士称,由于“鱼精蛋白”的价格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在断货危机之后,“鱼精蛋白”的价格是否会上调?在价格方面,相关部门是否会给予关注?

供应现状

上海尚有近3万支库存

9月13日,拨通了拥有鱼精蛋白注射液批准文号的多多药业有限公司的,一位自称是销售部客服的工作人员告诉,近几个月来他们接到了很多询问有没有“鱼精蛋白”的。

“其实,我们一直都没有生产这个产品。”该工作人员说,对于药监部门进行紧急协调一事,他不知情,“即使协调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进行生产,因为之前都没生产过,生产这种产品需不需要特殊的设备啊?这不可能是一天两天的事。”

而此前已经恢复生产的悦康药业集团北京凯悦制药有限公司则表示,生产出的药品将很快投放市场。该厂一位主持工作的吴姓厂长介绍说,从7月份爆出“鱼精蛋白”全国性紧张后,他们就计划进行生产了。

“之后,药监局就召集相关原料厂、制剂厂还有我们召开了协调会。”随后该公司即进行了生产。“现在产品正在等待检测结果,检测合格后才能上市。但现在具体怎么样,还要等相关部门的协调。”吴厂长说,“今天下午药监局还将召开相关协调会,对‘鱼精蛋白’的生产、检验进行进一步协调。”经过食药监管部门排查,目前,上海生化药业有限公司还有近3万支“鱼精蛋白”库存,并且,一批9万支的鱼精蛋白注射液近从生产线下来后,也进入检测阶段,预计本月底可以投放全国的市场。届时将进行全国统筹分配,以保障医疗机构的临床需求。

价格如何

企业称还没进行成本核算

13日下午,致电上海生化药业有限公司的母公司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该集团董事会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协调企业进行生产一事还不知情。

他表示,作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有一定的规定,现在集团统一的态度就是,“我们将抓紧科研,逐步恢复生产,尽快满足市场需求。”

此前业内人士称此次“鱼精蛋白”断货是由于价格过低,那么此次协调生产“鱼精蛋白”,在价格上是否有所变动?当问及“鱼精蛋白”上市价格是否上调时,北京悦康药业集团的吴厂长表示

,现在还不清楚。“我们还没有进行成本核算,初步估计一支的成本在5元左右,检测费用也是比较高的,估计平均一支要1元左右。”

据一位医药界人士称,药品的价格除了生产成本外,流通成本也占了很大一部分,“流通成本几乎占了总成本的一半以上,如果说10元一支的药品,流通成本大概是5元

,那么就‘鱼精蛋白’来说,加上生产成本总体成本在10元左右。”

友关注

救命药断货缺少预警机制

从山东省胸科医院获悉,“鱼精蛋白”进入医院的价格为9元多一点。

“由此看,这种药的利润的确较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如何保证企业的利润从而保持企业生产的积极性,同时又能保障老百姓的利益不受损害

?这除了限定零售价外,也需要发改委等相关部门积极调研,拿出更完善具体的方案。“因为有些药带有独特性,不能一视同仁。”

此次“鱼精蛋白”断货危机,引发了友的关注。不少友表示,这只是一次警示,警示的是我们当前的行政管理体制还缺少完善的预警机制。

友“家看天下Alan-Liao”表示,“对于常用或者必用药物,在统一定价时考虑企业的利润是必要的

,否则企业单向逐利的行为有可能会导致某些药物在短期内出现库存不够(像一些特别血型的血液)而造成患者的危险。当然,也可以考虑战略储备一些药品,严阵以待。”

另外也有人表示,在考虑企业利益的同时,也应该培养企业的社会感,“起码在利益和之间摇摆时,可以选择预先报告有关部门,否则就有借助断货来涨价的嫌疑。”

评论

“救命药荒”是在逼宫

“鱼精蛋白”,一种心脏手术必须使用的药品,这两天几乎引起了全中国与心脏手术有关的医疗机构的注意,因为这种药品严重缺乏,已经有很多医院被迫停止了心脏手术。

经过多家媒体的一轮轮报道及追问,这家药企已“成功”置身于舆论漩涡之中,再想不介入调解,恐怕都不行了!药企又有了新的说法,“鱼精蛋白”的原料有季节性,且取自海鱼,确实有供货紧张的情况

,因为原材料减少才造成供应紧缺。种种迹象表明,无论是停产,还是减产,药企的实际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从这种“荒”中获得各种好处。首先,是可以就此要挟,满足他们提出的或明或暗的要求:首先是直接允许他们提高药品价格,二是可以要挟医院。在上海,暗访时,该公司某销售经理就表示,现在每个月的产量是400盒,“要想保证医院能拿到药,可以与药厂、中标的药品公司签订三方协议,如果肝素钠也用我们公司的,我们会按比例供给‘鱼精蛋白’。”

药企为何有底气和能力这样绑架公众利益?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垄断。

药企绑架公共利益玩“逼宫”,其实挑战的是相关部门的权威与能力。站在公众的立场,在救命药物生产上,相关部门应设法尽快打破这种垄断局面。一是应该出台相关政策,鼓励更多药企参与这类药品的生产,并合理利用市场杠杆调节作用,同时做好药品存量不足的预警防范工作。二是开放市场,允许医院引进国外同类产品,以缓解供应紧缺局面。三是应该尊重市场规律

,重新评估拟定新的市场价格,一种药品价格十几年不动肯定不太正常,只有给企业创造合理的利润空间,才能吸引更多药企参与到这种药品生产中来,打破垄断的局面。据《东方早报》

分享到: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今日微博热点(:SN026)

云南哪家医院妇科病治疗得好
苏州市中医院怎么样
湖北省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北京治疗阳痿医院
鱼台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