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西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三百六十三章 碧云轩

发布时间:2019-12-05 06:35:27 编辑:笔名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三百六十三章 碧云轩

“算算时间,敖风差不多也快到了,我派人交给姜家的东西,也应该起作用了。”

江河深深吸了一口气里,喃喃自语道:“这次的宴会,应该会很热闹吧,你们别让我失望啊……”

在他目光闪动的时,凶兽拖拽的青铜古战车,缓缓接近碧云轩的大门。

这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庄园,规模极大,以神异巨石作墙,环绕方圆十里内,与外面的纷扰隔离开来。

远远望去,就看到两列铁甲卫队守在大门前,气势惊人。

这些个卫队成员,年轻都在二十岁左右,个个手执战枪,身姿挺拔,盔甲刀痕遍布,目光凌冽如刀,都是在沙场厮杀摸爬滚打出来的。

在他们身上,仿佛盘着一头孽龙,威严而肃杀的气息散发,使得空气近乎凝固,令人心头畏惧。

此刻,旁边路过众人,连接近都不敢,只是眼神中尽是羡慕。

上流的宴会,云集的天骄,守护的铁卫,这是他们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待遇。

碧云轩这种级别的存在,穷极一生,他们都不见得拥有进入的资格。

再进一步说,即便他们撞了大运,勉强跻身进来,和那些天骄贵胄比,也只是贱到泥土里。

只有受人轻视和鄙夷,天赋不同,出身不同,终究不在一个世界。

那些天骄个个衣着华贵,天资绝艳,举手抬足间尽是难以言明的贵气,自惭形愧,不敢直视。

“你们看,这少年有点邪门啊!”有人突然惊呼道。

在众人面前,一辆青铜战车被凶兽拉着,轰隆响彻,凶悍无情碾压过大地,卷起漫天尘土。

让他震惊的是,上面站着的并非锦衣玄袍的公子哥,而是一名穿着平凡的少年。

这下子,那些平常不敢直视青铜战车上众天骄的人,纷纷抬头去看。

造型沧桑的青铜战车上,立着个瘦弱的身影,平平无奇,和常人相差无几,让他们惊叹。

这种人居然能乘坐这种青铜?

围观的路人好奇心都被这名古怪的少年吸引起来,也都议论起来。

“这兄弟,还没我穿得好呢,这车是租借的吧?他也能去碧云轩?”人群中一个青年嘀咕道。

其实他惊讶也不奇怪,但凡称作这种战车的人,个个惊才绝艳,哪有他这样的。

“喂,不许瞎说!”

旁边有人赶紧捂着他的罪,食指竖在嘴巴前,嘘声说道:“这些天骄妖孽做事天差地别,别具一格,与你我等凡夫俗子哪会相同。”

“那些人中低调的也有,你把汤经武忘了么!”

刚刚说话的那名青年脸色一变,不敢再说。

这是汤家崛起的天才,不过二十岁的年纪,便已经踏入了神魂境五层的境界,兼修丹符两道,人人敬仰。

只是此人极为低调,声名远播,却很少有人见过他的样子,据说他穿着非常平庸,和寻常的武者并无不同。

“这小子,看起来可没有汤经武的气质。”

一个神俊青年,剑眉朗目,背负古剑,见江河过去的身影,连连摇头。

他自身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神魂境一层,也算是一代天骄,品头论足,众人也不敢多言。

“汤经武?”江河目光一冷,回头望去。

当初他前世九层就曾被这人侮辱嘲讽,如果再遇到,一定要让他好看。

江河回望的刹那,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压力,如巨石压在头顶。

惊慌望去,在他眼中似乎有大星绝天,在自己身上碾压而过,又迅速消散。

但是,那种临近死亡的窒息感,让他们汗毛全都一个个倒竖起来,噤若寒蝉。

“刚刚的感觉,是那名少年的吗?”有年老的强者脸色变幻,不敢相信。

他身为天魂境的高手,一看便看穿了江河的修为,哪想到对方只一眼,就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甚至还有一点想要向那少年屈服,伏地跪拜的卑贱想法!

似乎站在他们面前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武道,气吞天下,威震九天十地。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们张张嘴,想说两句,却又不敢说,怕惹怒了那个一眼镇众生的妖孽少年。

那背负神剑的神俊青年原本还略微得意,意气风发的面庞,此刻瞬间阴沉下来。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刚刚那股让人不敢防抗的威势,正来自刚刚驾车而过的少年身上。

能给神魂境一层的他带来威压,那可不仅仅是震撼那么简单了,只能用惊悚来形容!

他只在自家老祖身上感受过类似威势,不知是不是神经错乱,他总觉得那少年的威压,甚至比自家老祖还要强。

那种感觉异常真实,真实到他毛骨悚然,这家伙实在是太诡异了。

“不可能,老祖已经是踏入生死境的大能,岂是那少年能相比的?”神俊青年连连摇头,难以置信。

抬头看去,青铜战车还在奔驰,但已不是那名少年,而换了一名衣着玄奥的青年道人。

这青年道人也极为不凡,身旁八卦虚影环绕,头顶仙鹤长鸣,气血如海,轰鸣作响,极为神异。

青年道人也是宗门里的天才子弟,被寄以厚望,认为是未来宗门的护道之人。

但同那妖孽般的少年比较,泯然众人矣。

太岳城自古便存在,源远流长,神异诡秘奇多,天骄无数。

只是,像刚刚少年那般诡异的,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南宫明日!”

他隐约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足可以震烁万古的,东域天才。

那个魔神般的年轻人,山河失色,强的不可思议,曾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魔。

而今,二者的身影,逐渐重叠在一起。

“等等,怎么会这样,不可能!”

,在他脑海中,那道魔神年轻人的身影,逐渐被那平凡少年一点点覆盖。

他不相信脑海中浮现的景象,可这是他一直赖以生存的秘宝,能预知未来。

那惊世一瞥的少年,能取代南宫明日的位置!

……

“终于到了。”江河穿过这两列铁甲卫队,来到门前。

那里,一排朱红色木桌整齐有致的排着,十几个人恭敬站在那里,负责迎接过来的天骄贵胄。

“唔,这是御器宗的战车,那几位少宗主也来了。”登记的人说了句。

然而,当江河一脸淡然的走过去时,这几名负责登记的人呆住了。

这位少宗主,怎么和以前的那位不太像啊?

而且,他们不是说要几个好兄弟一起来吗?现在怎么才来了一个?

“那几位兄台将车借给我了。”江河淡淡的打了个招呼,驱车进入园中。

碧云轩占地很广,为了方便停发座驾,特地圈出了一大片空地上。

那里停着一辆辆古战车,个个雕龙刻凤,威严赫赫,拉车的凶兽被一道神索拴在古树上,伏倒在地,安静极了。

这些都是经过驯服的凶兽,本桀骜不驯,但依旧难掩凶煞性子。

能让它们安静到这等地步,还是碧云轩提供的古树和神索,便是神龙来了,也得病恹恹的盘着,再也神气不起来了。

除了这些古战车外,空地上另有一座座亭台阁楼,被人以秘术缩小,放置下来。

甚至,还有人把巨人族的后辈拴在古树上,那巨人足有七八丈高,实力在神魂境左右,发起威来,恐怖无匹。

能把这种人降服成为坐骑,那他主人的实力,可见一斑。

这次碧云轩的实力,也是洞其一角,可见冰山。

“宋老哥,没想到你也刚来?”

江河刚把车停下,拴好凶兽,就有一个声音传来。

他回头观看,一名少年御剑飞行而来。

“咦,你……”御剑少年吃了一惊,认识此车,但却发现车上的人不对头。

这个少年与江河年龄相仿,穿着一身华丽至极的紫金玄袍,眸光闪闪,带着一种威压,正在审视江河。

“怎么回事,这不是御器宗宋竹的车吗,怎么在你手里?”少年问道,语气严厉。

“哦,他们借我的,回头还给他们就是了。”江河随口说了句话,从容离去。

“哼!”华贵少年被无视,狠狠的跺了跺脚,目光中浮上一丝阴狠。

江河感受到了少年的敌意,不屑一笑,继续前行。

实力低微者的愤怒,到了,只是对他们自己的惩罚,甚至要赔上性命。

“只要这小子不要太过分,可以饶他一命。”

江河穿过一片古树林,跟着那些气质不凡的年轻人来到园林深处。

到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湖泊,碧波浩瀚,宛若一块祖母绿宝石安静的躺在那里,波光粼粼间,水汽氤氲。

岸边上是形状怪异的神石,那由灵石铺就而成的地面,让波光一映,好似人间仙境。

一枚灵石,那可是上百颗上品灵石,仅仅是地面的铺陈,就能拖垮一个大家族。

灵石地面上面站着的大多是年轻的俊杰,从十几岁到二十多岁不等,各个不凡。

很多一看就不是常人,更有一些面容古怪,气息惊人。

当然,除年轻人外,也有老一辈的强者,他们负责过来给自家后辈撑场子,或者寻找衣钵传人。

“哇,是纳兰明珠,跟他走在一起的那个男子是谁?”

“自然大有来头,肯定是一个了不得的强者,小心一点,不要胡言乱语。”

“什么强者,她纳兰明珠算什么,小爷的家族一点不比她差,小爷会怕她?”

众人争论的焦点是一名绝美女子。

这道绝美的倩影,身着白袍,皓齿明眸,肌肤白皙明亮,光泽流转。

一眼看去,曲线玲珑被白袍遮掩,更流露出一股难以接近圣洁气息,众生动容。

在她的身边有一名中年男子,面容坚毅,似刀削斧砍,雄姿伟岸。

他那高大健壮身躯绷着一层黑袍,头发钢针般根根倒竖,目光开阖有神光外溢,极为不凡。

纳兰明珠听到众人的话,嘴角浮现一抹轻蔑笑意。

这男子不过是她的一个护花使者罢了,让他跟在身边,那是后者的荣幸,怎会让他动心。

毕竟,能让她另眼相看的男人,也就只有那个男人了。

“四方侯也来了!”

远方有一人脚踏金色祥云而来,周身宝光缭绕,一步踏出,瞬间来至众人头顶,惊人气势席卷开来。

众天才刚刚还交杯换盏,现在感受到了四方侯的气息,皆是心中一紧。

“包展,你好大的官威啊!”

下一刻,一辆黄金战车被九头凶兽拉着,好似一道钢铁洪流,碾压虚空,宝光闪烁,瑞气弥漫。

一个人站立在黄金战车中,身着血红色的玄铁盔甲,龙气缭绕,神光璀璨无尽。

刚才的话依然震荡着虚空,大道轰鸣,振聋发聩。

“信王来了!”

许多人刷的一下站起身来,仰望着突然出现的这尊惊世天神。

如果说四方侯只是强大,那么信王简直就是恐怖的存在。

此人三岁能言,七岁达到醒魂境,觉醒天级一品战魂,十二岁参军,十三岁斩杀玄魂境的盗匪头目,十五岁达到天魂境,三年时间,踏入神魂境。

而后,更是一年一个台阶,到了现在,已经是神魂境六层的高手,只需一丝契机,便可踏入神魂境后期,成就一方为业。

要知道,能在他这个年纪,踏入神魂境后期,实在是足以载入史册,震烁千古。

“信王殿下!”

四方侯脸色一正,收了气势,对迎面重来的信王深深施了一礼。

信王淡淡点点头,平静看了他一眼:“还算你懂点规矩,以后规矩点,这里是碧云轩,不是你的侯府,你可知道?”

“下官知错。”四方侯咽了口吐沫,面色难看。

他本来以为这次宴会信王不回来,哪成想他会亲自驾临,原本还想再这里大发神威一次,现在看来是不成了。

“做什么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认清你自己的身份,行了,去吧。”

信王吩咐了句,便一步步踏空而下,眉宇间尽是无尽霸气,无数少女为之疯魔。

“明珠,好久不见。”

信王大步踏出,来到倾国倾城的纳兰明珠身前,手掌在虚空一抓,一个神光四溢的宝剑被他握住。

齐齐哈尔机床厂职工医院怎么样
甘肃省镇原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治癫痫的公立医院
南昌哪里治疗癫痫好
昆明哪家医院治的好妇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