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西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冥尘贯 第二四三章 旱魃后裔

发布时间:2020-01-17 21:44:09 编辑:笔名

冥尘贯 第二四三章 旱魃后裔

赤毛怪物体型奇大,粗壮的双臂如同两根铁橼,紧紧地连同楚江童的双臂一起箍住。

怪物呼呼粗喘,两眼像蓝色的灯泡,在暗夜中诡异可怕。

楚江童拼力运功,欲要挣脱它的双臂,可是,这怪物力气之大,努力过几次,均是徒劳。反而,它的双臂越箍越紧,嘎嘎叭叭的关节响声,如同碎裂的树干……

此时,骕骦阴阳戟仍然握在楚江童的手中,只是他身体悬空,双脚离地,无奈——力道根本没法完全发出来。

眉月儿听到楚江童的喊声,简直惊呆了:这怪物从哪里而来?

她大喊一声,飞簪直挑怪物的双眼,可是,这怪物非常灵敏,在死死箍住楚江童的同时,侧头闪过,突然张开大口,喷出一团黑气——眉月儿闪身躲过,再次冲上前来。

怪物一声咆哮,狠狠踢出一脚,眉月儿闪避不及,被踢中,幸好她体重轻盈又是鬼身之躯,这一脚并没有伤到她。

眉月儿料到,以自己的银簪无法伤及到它的身体,只有找它要害。

金露之气——甩簪而出,簪杆如绳,一下一下缠住赤毛怪物的脖子。同时双手用力拉住簪杆,双腿砰砰猛踢怪物后心。

然而,怪物却纹丝不动。

楚江童欲要意念闪身,可是被怪物双臂箍得一动不能动,根本摆脱不掉。

眉月儿无意间低头一看,怪物的脚趾有一处伤痕,应该就是昨夜被楚江童的骕骦阴阳戟所伤!

呀——眉月儿提簪往它脚趾上狠狠扎去,呜——只听得怪物嚎叫一声,跳起来。

楚江童感觉它的双臂略微松了一下,趁机一个:蹬石上山——

脚跟蹬住怪物的膝盖,猛地往上一窜,随即抡肘击它头部,果然,怪物遭此一击,松了手。

楚江童连续几次上窜,踩住它的肩头,一个空翻,顺势铁戟横扫,砰——击中怪物的左耳。只听见它再次嚎叫,捂着耳朵怒目而视。

楚江童移闪至眉月儿身边。“眉月儿,这是不是那千年旱魃?”

“身体有点像,脸却不像!”

“这个畜生,力气真大,早知它今天这么凶狠,昨夜就该将它的手指挤断!”

楚江童望着怪物的大手。

眉月儿抬高嗓门问道:“我看你就是千年旱魃,当初我从你手里死里逃生,今日定将你碎尸万段,免得再危害阳间!”

没想到,这怪物竟然毫无反应,冷冷地盯着眉月儿根本不认识她一般。

过了一会儿,赤毛怪物居然哈哈狂笑起来,笑声如波涛汹涌。

“哼!千年旱魃,那是我母亲,我是旱魃后裔,它为了让我增强功力,早让我吞服了,哈哈哈哈……”

楚江童猛然记起昨夜与其打斗时,它曾说过类似的话,只是不知是真是假。如果说的是真的,这旱魃后裔又将会有多少只?

“天哪!不可思议!但愿这家伙是个独生子!”楚江童半开玩笑。

这家伙长长地打了个呵欠,似乎有点困。

突然,瞪圆眼珠,死死盯住楚江童——

楚江童后退几步,手一推:“慢着,我们有机会打,不过你得告诉我,为什么杀了阎王爷?还有那么多鬼卒……”

旱魃后裔拍拍大手,抚掌大笑:“嚄嚄嚄……阎罗王,没那么容易死掉,我还得让他为我做事!至于那些鬼卒,我还没吃饱呢!”

楚江童惊惧非常,那阎罗洞中,果然是这旱魃所为!看来,阎王爷还真没死,就在它手中,但是它的巢穴在哪里呢?这旱魃后裔是否仍然为郑袖所控?正好,探问一下郑袖的情况!

“旱魃,我听说你的主子郑袖对你不怎么好,时常虐待你,我没说错吧?”楚江童略动脑筋!

没想到,旱魃目光疑惑地闪几下,便又趋于原本的怒光。

眉月儿接着问道:“旱魃,你家主子郑袖在利用你,为什么还在替她卖命?迟早有一天,她会连你也杀掉,趁着现在,归降我们吧!”

说到这里,旱魃仍然没有太大反应。

“嚄嚄嚄,郑袖是谁?”旱魃咬咬牙,实在不想再听二位的饶舌。

楚江童想想,也可能那扰世妖蛛郑袖根本就不存在了。

这旱魃——看来是并没有受谁支配,才欲再问它几句,岂料,这家伙毫无耐心,嗡——扑过来。

楚江童携铁戟后退,急闪身其后,猛地一戟扎向它的屁股,嘭嘭直响,却难以刺穿其皮肉。

再看眉月儿,一招“万簪齐发”。只见她手中的一支银簪换幻为千百根,唰唰唰,几乎遍布旱魃的周身。

旱魃猛地吸气,突然一声咆哮:嗖嗖嗖……银簪被弹飞出去,同时,眉月儿也随着被弹落到一棵树干上。

楚江童大惊失色:这旱魃后裔也太牛逼了,眉月儿的这一金露之气,一般敌人,恐怕早已万簪穿身,千洞百孔了,没想到,却皮毛未伤!

旱魃一看眉月儿,立即扑过去,双手张开。

楚江童意念闪身,一把拉起眉月儿,噌噌噌,一阵急奔,逃出了山林。

旱魃功力超强,动作迅疾,他们刚出林子,它已经嗖——跃到前面,挡住去路。

楚江童心里明白,与旱魃交战,只能在林中,若在这么空旷的地方,自己占不到便宜,只好再次返回林中。

幸亏有些树木杂草,旱魃的体型过于庞大,总是受到牵制。

“眉月儿,我攻其前,你攻其后,只要找到它的弱点,就好了!这一次,我们不一定以达到消灭它为目的,只要找到它命门!”

眉月儿点头答应。

旱魃彻底被激怒,楚江童身似流星,在它周围闪来闪去,它猛地拍出一掌,楚江童一低身,啪——正中一棵树干,震得大树猛烈摇晃,一块树皮飞出去。

楚江童冷静出戟,直插其眼。其实这是一招虚式,真正目标则是它的肚脐。

再看这旱魃猛地弹起,双拳齐发,同时,大嘴猛张,一股黑气再次喷出。

楚江童立即点地跃起,单臂挥戟,仍然直刺其脐。

旱魃的口中黑气,忽隐忽现,直扫得枝叶俱折,纷乱飞扬。

楚江童被气流所推,身影飘忽。

灵悟之气——大吼一声,剑指发功,一道白气与黑气相缠相绕,僵持不止。

眉月儿飞簪而至,扎中旱魃的肚脐——

只见旱魃猛地收腹,然后再一鼓,银簪飞出去,接着旋回眉月儿手中。

旱魃身形一变,喀咔——将嘴一闭,向旁边闪开,楚江童的灵悟之气紧紧追逼。灵悟之气如同电流一般,紧紧附在旱魃身上。

正在这时,旱魃深深吸一口气,眼球突然由蓝变红,随即,射出两道红光,直缠灵悟之气,这两道红光,弯弯曲曲,如一条条通红的粗蛇,直入楚江童的剑指中。

啊!楚江童顿感膀臂发麻,胸口发胀,瞬间意识模糊……

眉月儿一看,急了,猛地夺过楚江童手中之戟,迅猛地往气流相合之处劈去!

嘭嘭嘭……

一声声巨响,眼前腾起一团黑白相间的气体。

顿时,楚江童坐在地上,额上汗珠直滚,旱魃则双目恢复为蓝色。

直到此时,楚江童这才弄明白,自己的灵悟之气与旱魃体内的——爆炎阴气,产生了互融互斥,共生共灭的反应,功力悬殊,才使得自己感到意识模糊,若不是眉月儿及时挥戟斩断两气之接,恐怕不仅仅是被旱魃吸去自己的灵悟之气这么简单,连自己的性命都难保啊!

“小童,你没事吧?!”眉月儿将铁戟还回他手中,心疼地望着他。

“眉月儿,这是人兽同体的暴炎阴气,我们打不过它,快,隐形逃走,去泉韵等我!”

“小童,我是冥界之鬼,应该能够以我的金露之气抵挡一阵子,你先走!”

“不要再争了,这是人兽同体的旱魃,并非如阴世的那个旱魃了,你我的功力,都不是它对手,快走啊!我用意念行身,它追不到我的!”

眉月儿仍是犹豫不决。

楚江童火了,怒目而视,胸口一阵奇痛:“唉!为什不相信我?快!”

眉月儿无奈地一跺脚,闪身不见了。

旱魃双目再次通红——锁定眉月儿的身影。

看来,这家伙的暴炎阴气,已经修炼到一定阶级,连鬼魅的隐形在它的眼中同样能看得到。

它突然提步,往前追去。

楚江童突然来了一个就地十八滚,戟扫旱魃的双腿。

咔咔——骕骦阴阳戟连连砍刺,旱魃一边弹跳,一边慢下步子,终于放弃对眉月儿的追赶。

这是时,眉月儿的身影忽地闪出它的视线范围,不见了。

恼羞成怒的旱魃,将楚江童当作泄怒的对象——砰砰砰,如筐的大脚在地上狂踩,恨不得将楚江童踩成肉酱。

楚江童在地上闪弹不止,赤毛旱魃却一下一下全踩空了。他将直立而攻,变为贴地而击,这样,就等于将自己的身体收于一点,正好让这旱魃无可奈何。

旱魃气坏了,突然停下来,半蹲着身子,怒目而视。

此时,它的暴炎阴气,不能正常发挥作用,逐渐显得被动起来,楚江童一刻也不停,骕骦阴阳戟却发挥其超强杀伤力,嘭——

一戟挑去,正中旱魃的鼻孔:“嗷——”它声嘶力竭的嚎叫一声。

信阳市第二中医院怎么样
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福建哪家癫痫病医院
云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妇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