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西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王赞老师和他的小屋蔬菜

发布时间:2020-10-23 07:29:23 编辑:笔名
王赞老师和他的小屋

王赞老师和他的小屋

鹤壁一中49班老校友 海

离开鹤壁一中已经45年整了。经过近半个世纪时间长河的洗刷,脑子里许多往事都已模糊不清了,可当年一中的教室、一中的操场、一中的一树一木,尤其是一中的同学和老师,却记忆犹新。所有这些,共同组成一幅美丽的动画,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重复着,播放着。王赞老师和他的那座小屋,就是这部动画中的一个特写镜头。

王赞,我们的音乐和美术老师。当年,他有多大岁数,已搞不清楚了。只记得他那时头发已经花白,中等个头,瘦瘦的,皮肤稍黑,脸上经常挂着微笑。除了上课或为了强调重要用一下普通话以外,多数时候操一口明显的安阳话。他走路的时候,低着头,步子不大,却很快,很少见他慢悠悠地迈过八字步。我还记得,他毕业于河南开封师范学院艺术系,即现在的河南大学艺术学院。他有很强的专业水准和教育实践能力。尤其在学校的文体宣传和学生业余活动组织方面,他表现出异常的热情和积极态度。在我的记忆里,他的身边很少没有学生,同学们不是在跟他学习画画,就是在学习吹拉弹唱,什么国画、油画、版画,素描、速写、色彩;什么板胡、京胡、二胡,小号、长号、短号…包括军鼓、大鼓、腰鼓,好像没有他不会的。每当夕阳西下,或是节假日,校园的后院就会传来咚咚叉叉的鼓乐声和嘀嘀哒哒的军号声。那时候,正值文革时期,社会宣传活动盛行,每逢重大事件发生或到了重要节日,各个单位和学校,都会上街。这时候,学校的鼓乐队就会大显身手。因为王老师不但热心组织活动,而且擅长创作,他会写出很多条本校独有的鼓谱和号谱,不厌其烦地辅导学生练习再练习。 因此,队伍一旦上街,总会引起外校学生或者围观群众的羡慕、喝彩,使参与的同学备感骄傲。有一次,为了庆祝党的九大召开,一中的队伍经过市体育场主席台下时,王赞老师创作并重点辅导的军乐《庆丰收》热烈而隆重,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震撼了整个会场,迎来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我,也是这些同学中的一员,不但参加了鼓乐队(当时称军乐队)还与宋建光同学一同担任了指挥。由于我从小对音乐和美术有一定的兴趣,所以大部分课外时间沉迷于王赞老师的小屋或门口,在那里学拉京胡、二胡,也包括背靠小树坐在石头上,按王老师的指点学习写生。有一次,为了学校的宣传活动,我和建光一同画了不少张像。虽然这些画像都是线条勾勒出的,比较简单。但是,我们临摹时都使用了九宫格。画好以后,由于比例准确,再用水彩涂染一下,还真像模像样,挂出来以后,着实让不少同学羡慕了一阵子。还有一次,王老师兴致所来,竟突然教我学起国画来。他从抽屉里取出几张黄黄的毛边纸和一支毛笔,不断地蘸水舔墨,了了几笔,就在纸上画出了栩栩如生的菊花、枝叶、石头…令我好不惊奇。之后,他还辅导我画过一幅四尺大小的山水画,高耸的山崖、挺拔的苍松,占据了多半个画面。虽然用的是普通的白纸,却也让我略知了一些基本的国画常识和技法。直到今天,这些知识依然影响着我,偶尔画几枝松针,还是那样蛮有味道。

*今天鹤壁一中的校门,虽然气派,却比昔日冷清了许多

王赞老师的小屋,坐北朝南,位于学校的边。走进一中的大门,沿着那条笔直的砖铺小路,一直就可以走到他的门口。这是一座两间大小的低矮的青砖瓦房,房后是一条深达二三十米的宽阔大沟,垂直的土岸构成了学校北边的天然屏障。房前有一片菜园和小树林,优雅而又僻静。进到屋里,左边有一个套间,是王老师的卧室兼办公室;外间则是小小的学生活动室,四角堆满了少先队旗、锣鼓和各种乐器。就是在这里,王老师不知为社会培养出了多少文艺骨干,这在当时的鹤壁市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由于妻子和小孩儿不在身边,王老师的生活十分简单,是典型的三点一线”教室—伙房—宿舍。他热爱党的教育事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把所有的精力倾注到了学生身上,该说就说,该吵就吵,深怕自己的知识浪费到肚子里;他热情友好,从不显摆老师的架子,和同学们有说有笑,俨然一位老大哥的样子。他有着伯乐一样的眼睛,新生入学不久,他就会通过各种观察,发现文艺苗子或骨干,主动启发你参与到他的辅导圈子里。他把能多收留一位徒弟”看成的满足。

*这就是同班同学王志平,他学习好,热情仗义,毕业后学拉了一手好听的小提琴

正是王赞老师如此的敬业与亲和,他的小屋里才走出了那么多的艺术人才。与他相处的那段时光,我不止一次见到过有参加工作的学生回来看望他,继续向他求教。他的艺教热情也打动过我的父亲。那时,父亲在学校附近的一座煤矿工作,由于忙,很少与我们这些孩子们相处。在我的记忆里,他几乎没有问过我上学的情况,即使我从二完小转学到第43工程处小学,也是他委托身边的领着去的。然而,王赞老师的认真施教,却让他坐不住了。我依稀记得父亲与母亲谈论到这件事,说王老师花那么多时间精力用在孩子身上,无论如何他也得亲自去学校一趟,不然对不起老师。后来他去了没有,怎么去的,我已无从所知,只记得后来王赞老师见到我,有过异样的喜悦,说:爸在矿上很忙,可不要辜负家长的期望!

一年多以后,我因为参军就要离开学校了。有一天,我去向王赞老师告别。他没有太多的嘱咐,只简单地说了句,“秋海,到部队可要好好干啊!”看得出,王赞老师因为我的突然离开,表现出一定的伤感和失望。其实,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王老师,你不必担心在我身上花费的心血。要知道,接兵的首长正是看到我具备音乐美术特长,才破例批准只有16岁的我入伍啊!

后来,我到部队确实没有条件再继续学习专业艺术,这点似乎真有些遗憾。但跟王赞老师打下的文艺爱好基础,却让我受益匪浅。以至退伍回到地方几十年,这种爱好一直伴随着我,丰富着我的人生,精彩着我的业余生活。我离开学校后,自学了手风琴,甚至可以用钢琴简单地即兴伴奏。这种对音乐的热爱,还极大地帮助我胜任了自己的专业工作,不但参与创办,并长期兼管省会一家音乐杂志的工作。现在年龄大了,我又深深地爱上了书法,并已成为省书协的会员,有些作品竟然还能在一些书法活动中参展和获奖。这些,哪一点不与王赞老师的影响和熏陶有关系?所以,每当有同事和朋友恭维我多才多艺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我,而是我终身难忘的王赞老师!

*外孙女儿看到姥爷的手风琴,非要背一背。她这一背,又勾起我多少陈年的记忆啊

敬爱的王老师,您知道我很想念你吗?

2016.2.10 于郑州寒舍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赞

王赞(?~311)字正长,义阳(今河南新野)人。生卒年不详,约晋惠帝初年前后在世。博学有俊才。泰始中辟司空掾,迁著作郎。太康中迁太子舍人,惠帝拜侍中。永嘉中为陈留内史,加散骑侍郎。担任陈留太守期间曾在石勒围攻仓垣时击败石勒昨日下午4点多。西晋末为石勒所杀。钟嵘将其诗列入中品。今存诗五首,《文选》中所录《杂诗》较有名。《宋书·谢灵运传论》曾加以称引。原有集,有已散佚。

较3、4月上涨5欧元/吨
手足口病对宝宝的危害
保妇康栓治疗混合性阴道炎
想自驾游无忧无虑,就”邀请“太极藿香正气口服液同行
宫颈炎和宫颈糜烂症状的区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