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西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八章 特别消息

发布时间:2020-01-17 19:58:00 编辑:笔名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八章 特别消息

当天发生的事情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甚至都没有消息传出来。孙长宁终是把心放了下去,脑海中又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杀人了.....”

那大汉倒下,被自己砸中天灵,死不瞑目,而那临死前一声大吼,喊得是“好拳”两字。

孙长宁看了看自己的双拳,握紧了,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武乃杀人技,当真是打法打法,一打就犯法。

现在自己在医院,虽然已经说了没有大碍,但那个护士仍旧坚持让孙长宁在这里修养,当然,这事情也不是她说了算,当然报给了主治医师。

在看过孙长宁的恢复程度之后,这位老医生也是震了一下,连称不可思议,但出于稳妥起见,孙长宁还是接受了医生的提议,在这里多修养几天。

荀劝学没敢走,他现在已经不回家了,那一天晚上的出来,就代表着与过去的彻底决裂。

电视里播着,这个病房里没有其他的病人,他自己一个也乐的清静,抬头看,里播报员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从手上抽出张文件,不知上面写的什么。

孙长宁看着,忽然,这播报员说出的一则让他睁大了眼睛。

【“特别消息,警方昨日下午宣布,我市一伙暴力讨债团伙于三天前凌晨落,捣毁窝点共计5处,抓获犯罪嫌疑人共51名,发现高利贷借条221张,涉案金额总计6847万元。据悉,这是J市警方首次破获大规模放贷讨债团伙......”】

看见这则,孙长宁的嘴巴都张成了O形,愣愣的看着电视里播出的画面,那其中有一个身影特别熟悉,正是那个中年男人。

荀劝学买了早饭回来,推开门,眼就看见电视上的那个影子,顿时一个激灵,惊诧道:“这....这人没死!”

“是没死,不过也和死了差不多了。”

孙长宁回应,那上写明了这些人的判决,而三天前,正是自己住院日子的一天之后。

好快的动作....好大的能量。

孙长宁心跳的有些快,他这才恍然发觉,原来王青帘给他的那个号码,居然能有这种级别的能量。

想起曾经那大汉说的话,别惹到不该惹的人,现在看来,倒是成了个笑话,原来自己才应该是他口中不该惹的人啊。

看见那,荀劝学呆愣愣的站着,好半响,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没事了!没事了!”

“哈哈哈,都结束了!”

高利贷本就是违法行为,如今团伙彻底落,他终于是解放了。

自己父亲借贷已经欠的太多了,他没有办法了,只好打着杀人的想法去找那个中年人,本来打算自己杀了人就去自首,但现在,由于孙长宁的介入,一切都变了。

他再看着孙长宁的时候,凭他的智慧,当然明白为什么这则会播出,肯定是当初那晚上,孙长宁打了那个的缘故!

那头到底是谁?!荀劝学只是稍稍一想,大致就猜出了几个身份,同时看孙长宁的眼神瞬间不同了,那是崇敬,是感激的目光!

“噗通!”

荀劝学忽然跪了下来,这把孙长宁吓了一大跳,连忙去拉他:“老魔你干什么?”

“谢谢,谢谢!猴哥,谢谢你!”

荀劝学哭号,这个大男人这时候就喊的就像是个孩子,但哭的却是开心极了。

“猴哥,从今天开始,我荀劝学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他要朝地上磕头,孙长宁猛然一怒,一把把他扯起来,斥道:“你跪什么!我不是你爹!”

“堂堂七尺的男人,跪天跪地跪父母,你朝我跪个什么东西!”

“你膝盖要是不想要了,我这就把它给折了,让你长跪不起!”

荀劝学笑了笑,看见孙长宁面色涨红,显然是大怒,连忙开口:“猴哥,我不跪,我不跪了,你别生气。”

他这么说着,孙长宁这才面色缓和,对荀劝学道:“老魔,这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那个里的人也和我没交情,只是和我一个朋友有交情而已,你那天晚上听见了他的名字,千万别胡乱出去说。”

荀劝学认真的点头:“猴哥你放心,我晓得的。”

.....................

一个星期的疗养过去,孙长宁决定出院,在这之前又去进行了一次检查,同样是那位老医生,这次结果出来,他白眉都翘起来,连连称赞孙长宁体质惊人。

“没事了,恢复的很.....出乎意料!小伙子,你身体很棒啊!”

老医生笑呵呵的,随后让孙长宁去办出院手续。

现在距离元旦还有几天时间,荀劝学赶来,和孙长宁一并出了医院,他现在无债一身轻,关于那件事情的后续事宜,也没有任何其他消息传来,荀劝学对此看的开了,已经算是半个脚从鬼门关前晃过的人,就算现在出个什么变故,也不会再影响到他了。

两人前脚刚出医院大门,忽然荀劝学的响了起来,他一看号码,是个不认识的,于是接通,里面传出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那是个低沉的中年男人的音色,孙长宁一下便想起了那天晚上拨通另一头的神秘人。

“出院了?恭喜啊,身子骨应该还硬朗吧?”

他这话明显是对孙长宁说的,荀劝学赶忙把交给孙长宁,于是长宁接过去,回应道:“谢谢关心,呃.....前辈.....”

孙长宁对于对方为什么能时间知道自己出院并不感到意外,在自己拨通那个号码的时候,对方就提了一句去医院吧。既然是公安机关的人,那么对医院的出院记录应该是可以调阅的,还有个可能,就是自己住院的期间,医院内一直都有局子里的人。

孙长宁自己认为,后者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那头,那中年男人哈哈笑了一下:“别前辈不前辈的,我叫陈于淳,你叫我陈先生,或者陈师伯,都行。”

师伯!

孙长宁惊了一下,那头听不见声音,只听见略有急促的呼吸声,笑了起来:“怎么,让你惊讶吗?王青帘没有和你说过啊,我和他是一门同出的师兄弟,他是老幺,我是老二。”

湘阴县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市昌平区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白癜风方法
南京治妇科医院
岳阳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